错花图 7错花秘药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错花图  作者:吾无故 书号:46762  时间:2018/9/18  字数:5355 
上一章   7错花秘药    下一章 ( → )
  不过我是一个经不住表扬的人…

  此时正当季春天气,半勺山庄之内,回廊环绕,处处花团锦簇,十分热闹。然而偌大一个庄园,仆侍下人,居然少的可怜。一路进去,除了一起进庄的几人以外,连一个闲人都没有看见。

  一时宾主落座,丫鬟送上茶水。谢远蓝道:“此茶名紫笋,芽叶细微紫,背卷似笋,茶汤青翠芳馨,能比兰蕙,是小女去年自南方捎回,非贵客不上…董姑娘请。”

  一梅问道:“就是刚才那位,本来要嫁给乌衣峰的小姐?”

  谢远蓝神色不动,道:“正是。”

  一梅道:“茶好好坏坏,我也不大喝得出,庄主还是说说错花图的事罢。”

  谢远蓝微微一笑,道:“说来话长,一边用茶,一边才好慢慢的说。”

  一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果然觉得很香,但是究竟有怎么个好法,也说不出来,心想这不过是有钱人的讲究,于是一哂。

  谢远蓝喝过茶,慢慢道:“‘十年为乡一朝弃,河东惊现错花图’,二十年前,错花图几乎搅得天下大,现在想起来,还叫人心惊后怕!”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叹了口气,道:“错花图这个东西,现身江湖,只不过在一夜之间。谁也不知道第一张错花图从哪里开始传,也不知道谁炼了第一份错花丹,好像也就是一夜之间,错花图已经传遍了江湖。”

  一梅问道:“没有任何征兆么?”

  谢远蓝苦笑道:“这种事情,要什么征兆?刚刚开始的时候,因为炼错花丹残害无辜幼童性命,几位前辈名士,曾经联名下帖,将炼丹之人列为道,加以诛杀。但是下帖以后不久,就发现这件事情已经无法控制。一来,服用错花丹的人武功无不一千里;二来,这些高手前辈自己的子侄弟子也开始服用错花丹。”

  谢远蓝停下来,轻啜了一口茶水,道:“于是这些前辈高手,本着江湖公道,相约聚于中州齐乐堂,共商对策。”

  一梅冷冷一笑,讥讽道:“这种本着江湖公道的对策,一般是商量不出来的。”

  谢远蓝微微一怔,道:“董姑娘这话似乎有些烈了。”

  一梅冷笑道:“难听的话才是真话。”

  谢远蓝微一笑,续道:“当时相聚齐乐堂的俱为极顶尖的高手。齐乐堂堂主唐多令左指拈花功出神入化,据说世上决没有他捏不碎的东西,一套雁翼舒步,更是独步武林,运行时即使猛鹰兔,都难喻其身姿。但是他还不是其中第一,这些高手里面,起码有两个人尚在他之上。其中一位叫夜明珰,一手琵琶三指,指甲若纯黑,却晶莹剔透,已然练到合一的境界;还有一位水真鸿,惊月剑法,足能惊天动地。”

  他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于是一梅道:“这件事我也曾经听说过,这些高手,后来竟然在齐乐堂一起死了。”

  谢远蓝叹道:“据说当时聚会的有十一个人,还有妙手萧观音、白铜刀孙忠三、木鱼大师…总之都是冠绝一时的高手。可稀唉…”

  谢远蓝目光沉沉,望着前方不知名的所在,又道:“这些高手济济一堂,原是要商讨一个对策,却不料期间又出了一场大风波。至于这个风波是怎么开端,谁也说不清楚,后来流言种种,据我猜想,这些高手除了开山立派的宗师,大都独来独往,情孤傲,未必愿意联手协作。更何况,像夜明珰之,本身正难分,或许并不反对服用错花丹≤而言之,这场聚会商讨得并不成功。”

  一梅冷笑道:“不而散?”

  谢远蓝道:“不而散倒也罢了,也不至于酿出那场大祸。”

  一梅问道:“什么大祸?”

  谢远蓝道:“会上或许言语不合,这些人不知怎的,竟打了起来。那场混战的惨烈,董姑娘只须想想,就能体会七八。三以后,平地里升起大火,火势剧烈,将齐乐堂烧得干干净净。从那时起,中州齐乐堂销声匿迹,不仅如此,与会的高手全都消失不见,好像水里吹起的泡泡,转睛之间,‘噗’的一声,就没有了。这些人跟梦一样,仿佛就从来没有存在过。后来有人去齐乐堂的废墟寻找,只找到一些烧成碎片的骨头,还有几把不易燃尽的武器残片。”

  一梅悚然而惊,问道:“难道没有幸存者么?”

  谢远蓝道:“幸存者倒有一个。”

  一梅问道:“谁?”

  谢远蓝道:“这个人…”说到这里,好像为了衬托气氛,顿了一顿,才缓缓道“姑娘一定听说过美剑无忧。”

  一梅惊道:“无忧楼主!”

  这四个字一出口,两人奇异地静了下来,客厅里登时寂静一片,气氛似乎有些古怪。

  半晌,一梅道:“这事在江湖上传很广,说法却有很多,我从前也没去关心过,只知道除了这些顶尖高手,一般的江湖子弟,乃至于不懂武功的村夫市民,受错花图之害更深。”

  谢远蓝叹道:“不错,凡是有女童的人家,户户自危,为了一个女童,家破人亡的也不在少数。练武之人,为了买一张错花图,不惜欺师叛友,甚至卖鬻儿,无所不用其极。”

  一梅问道:“那么,错花图到底长什么样,为什么叫错花图?”

  谢远蓝道:“错花图不过是一张药方,记载了一种药丸的配法,因为写在一张绢图之上,因此称之为‘图’,至于它为何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写这张药方人,名叫‘错花’。”

  一梅奇道:“人名?”

  谢远蓝道:“我曾经见过错花图,那图记载的药方底下,署的是这个名字。”

  一梅问道:“既然只是药方,不免你抄我抄,复制极方便,怎么会一图千金?”

  谢远蓝道:“董姑娘有所不知,错花图制作细致,简直巧夺天工,图上字迹用的不是寻常水墨,而是一味药物。依图制丹之时,需要把图浸入沸水,那字荚动洗落,也是一味配方。”

  一梅问道:“那是什么药?”

  谢远蓝叹道:“就是不知道这味药的来历!错花图闹大了以后,惊动了朝廷,据说御医院众多名医,齐齐研究了数月,竟然找不到一点头绪,十几个大夫,就有十几种说法。后来朝廷全力清剿错花图,凡是私藏者,牵连三族,江湖上炼错花丹的人也死的死,废的废,过了几年,这件事情也就慢慢淡下去,后来几乎就没人提起。”

  一梅沉不语。谢远蓝道:“除此之外,错花图下另有一首小诗。”

  一梅道:“小诗?”

  谢远蓝道:“不错,那小诗是一首绝句,用词用句也算不上绝妙,句子是‘莫问我姓名,向君言亦空。生沙骨冷,魂魄悲秋风。’”

  一梅口微动,无声地重复了一遍,自语道:“这是什么意思?”

  谢远蓝双眉之间,忽地显出一丝苍凉神色,道:“董姑娘来到我庄外之时,小儿冒犯姑娘,却也不是存心向姑娘无礼。两之前,庄内收到一张花笺。”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相叠的纸,交给一梅,道“姑娘请看。”

  一梅接过,展开只瞥了一眼,神色不一变。那花笺素雅美观,只写了四行小字,前两行字正是一首小诗:

  莫问我姓名,向君言亦空。生沙骨冷,魂魄悲秋风!

  小诗下面一行,写着谢传礼三个字。再下面一行,写着三月十六。

  一梅皱眉道:“这是什么?”

  谢远蓝道:“杀人帖!”

  一梅抬头去看他,谢远蓝沉沉叹了口气,道:“一月之前,也曾经收到这样一张花笺,上面签的名字是谢传婳,当时不知其意,并无防备,传婳原本回家省亲途中,谁知车马到达,竟然已是遗体;七天之前,花笺上的签名是谢传书,这番全庄戒备,然而期一到,竟然仍不幸免。”

  一梅问道:“这两位是…?”

  谢远蓝道:“一是长女,一为三子。”他的语音还算平静,然而脸上肌却克制不住,搐数下,眼神中透出凄然之

  一梅也不黯然,忽然之间,想了起来,道:“今正是三月十六!”

  谢远蓝长叹道:“正是!”一梅忽地一笑,道:“庄主请我进庄喝茶,不仅为了错花图罢?”

  谢远蓝倒也爽快,道:“不错,董姑娘剑术高明,若留在庄中,是一位极好的帮手。”

  一梅冷笑道:“平白无故,我为什么要做你的壁?”

  谢远蓝道:“董姑娘原本是一个杀手,收钱杀人;这番我付钱,请姑娘留在庄内,报酬自然优厚,这与杀人,也没太大区别罢?”

  一梅想了想,问道:“你出多少钱?”

  谢远蓝道:“一千黄金!”

  一梅登时笑了起来,笑眯眯地道:“好!一言为定!不过呢…”她狡猾地笑道“保护人我可不大在行,万一有尸我不负责任。”

  谢远蓝苦笑道:“姑娘只需尽力。”

  一梅转过头,得意洋洋朝站在自己身后的苏小英看了一眼。只听谢远蓝道:“姑娘是用剑的大行家,小儿的遗体,请姑娘也去看看。”

  谢家的家传功夫,便是用剑,神风快剑,威震江湖。像谢传书这样的人,并不是好杀的,尤其若用他本身就擅长的剑去杀,就更为不易。

  可惜谢传书还是死了。他心脏这个地方,有一条小小的、光滑的伤疤。伤疤极细,细到不仔细看,简直看不出这是一道刺入心脏的致命伤口。

  一梅沉道:“这个伤,的确是剑伤。”顿了一顿,道“而且剑法极快,一招致命,连血都没有多少。”

  谢远蓝忽然问道:“这样的剑,举江湖之上,能有几个人做的到?”

  一梅道:“这个…恐怕也不多罢。”

  谢远蓝道:“傅待月杀人,明姬必先传金箔,然而这次收到的却不是金箔。”

  一梅想了想,道:“倘若你怀疑傅待月,倒应该去问问一个人。”

  谢远蓝问道:“谁?”

  一梅转头对苏小英道:“你来瞧瞧。”

  谢远蓝不有些诧异,看看一梅。

  一梅道:“几个月以前,他刚刚挡下了傅待月一剑。”

  苏小英对谢传书的尸首研究了半天,实际上,整个尸体,也只有那一条小小的伤疤,苏小英却整整看了半刻钟。

  一梅终于不耐烦道:“你觉得怎么样?”

  苏小英笑了起来,道:“我一眼看过去,就觉得不是傅待月那小子干的,不过说的太快,又怕你们嫌我敷衍,所以就多看一会。”

  一梅问道:“你也觉得不是?”

  苏小英道:“不是。”

  一梅问道:“你有什么道理?”

  苏小英道:“傅待月的剑很快,不过力量也很大,那一剑过去,非把人戳个窟窿,不是这种伤疤。”

  一梅道:“不错。像这样的伤,倒不如说…这个…”

  苏小英道:“倒不如说像你的剑。”

  一梅陡然转过脸对住苏小英,开始显出气势汹汹的表情,好像想跟他吵架。

  苏小英喃喃道:“我不过帮你补全。”

  一梅大声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这么说?嗯?你怎么知道?”

  苏小英只好不吭声了。

  谢远蓝脸上忽然出不是表情的表情,森然道:“我倒有一个想法。”

  他这话的声音很低,然而一梅一怔,忽然之间,打了一个冷颤。

  谢远蓝道:“依董姑娘所见,二十年后,错花图已重现江湖。这个人明知道反噬的厉害,却还要去炼错花丹,恐怕事情决不是这么简单。”

  一时众人尽皆默然。不知怎的,一静下来,那空气仿佛变得森森的,沉沉在了人的心上。

  过了极久的时间,谢远蓝才道:“不瞒两位,我心里感觉极其不祥,那错花图二十年前掀起滔天大波,然而究竟是谁人写了错花图,一直是一个谜案;这个人如今是死是活,也没人知道。”

  一梅问道:“难道你认为,使这个剑的人,就是这番服用错花丹的人?或许跟那个神秘人物有所关联?”

  谢远蓝道:“错花丹突然重现,不由得我不疑心。”

  一梅沉良久,道:“这些事情,暂且先放在一边。那谢传礼,就是刚才跟我过手的那位?”

  谢远蓝摇头,指着房里一个文静青年,道:“这是传礼,老夫第二子;刚才跟姑娘动手的是传乐,第四子。”

  一梅“哦”的一声,问道:“那个跟我拼命的小姐是…?”

  谢远蓝道:“是二小姐。”

  一梅问道:“她现在嫁给了谁?”

  谢远蓝道:“谁也没有嫁。我这个女儿痴心得很,乌衣峰去世以后,连名字都改作了‘望衣’,倘若我们不叫她望衣,她立时大发脾气,连我都没法子。”

  一梅又“哦”的一声,却不言语了。

  谢远蓝道:“董姑娘放心,她适才不过一时情急,我们谢家的女儿,这点轻重还是知道的。”
上一章   错花图   下一章 ( → )
逆血江湖骁雄武林秘闻录魔源纪冰帝诱香蛊皇飞云幻雪江湖仙劫情缘红尘罗刹翠羽丹霞烈焰狂龙
七秒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吾无故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错花图》7错花秘药及错花图最新章节7错花秘药在线阅读,《错花图(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七秒小说网(www.qimi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