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日记3:愤怒 第五章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七秒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吸血鬼日记3:愤怒  作者:L.J.史密斯 书号:41741  时间:2017/9/22  字数:7864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Dr。Feinberg,Elena绝望地想,试图在扭转身回头看的同时把自己隐没在阴影里。但映入她眼帘的并不是那位医生的鹰钩鼻和尖瘦脸庞,而是一张英俊得可以印在罗马硬币上的脸,还有那双忧郁的绿眼睛。时间凝滞了一刻,然后Elena跌进了他的怀抱。

  “哦,Stefan!Stefan…”

  她感到他的身体因震惊而僵硬了。他的双臂机械般地,轻轻地环着她,仿佛抱着的是一个把他错认成其他人的陌生人。

  “Stefan,”她绝望地说着,把脸埋进他的肩膀试图得到一丝回应。她承受不了被他拒绝的可能;如果现在他讨厌她,她会死的…

  她苦恼地呻了一声,试图再靠近他一些,想要完全和他合为一体,融化在他身体里。哦,求求你,她想,求求你,求求你…

  “Elena。Elena,没事了;我找到你了。”他不住地和她说话,抚摸她的头发,笨拙地重复着毫无意义的话语想要安慰她。她能感到他环绕着她的手臂收紧了。现在他明白了他怀中的人是谁。那天里从她醒来开始,她第一次觉得安全。然而她还是过了很久才松开自己紧紧抓住他的双手。她没有哭,只是紧张地气。

  终于,她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渐渐归位了。但她还不想放手。她只是站在那里,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陪伴里汲取安慰和安全感。

  然后她抬起头凝视他的双眼。

  那天早些时候当她想到Stefan的时候,她祈望的是他可能如何帮助她。她本打算问他,恳求他让她离这个梦魇,让她变回她原来的样子。但此刻当她看着他,一种莫名的绝望和放弃袭上心头。

  “我们什么办法也没有了,是不是?”她的声音非常轻,非常弱。

  他没有假装听不懂。“是的。”他说,用同样轻柔的声音。

  Elena觉得自己终于跨过了某条看不见的界线,再也无法回头了。等到她重新能说话后,她说:“我对我在树林里对你做的事感到抱歉。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做。我只记得自己做了,但不记得为什么。

  “你感到抱歉?”他的声音颤抖着。“Elena,在我给你带来的这一切之后,在那么多事因为我而发生在你身上之后…”他说不下去了,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

  “真让人感动。”一个声音在楼梯处说道“你们希望我模仿一段小提琴吗?”

  Elena的镇定崩溃了,恐惧潜进她的血。她几乎忘了还有Da摸n强烈的催眠术和他那双燃烧的黑眼睛。(She'd forgotten Da摸n's hypnotic intensity and his burning dark eyes。)

  “你怎么到这儿来的?”Stefan说。

  “我猜,跟你一样吧。美丽的Elena的痛苦忧愁像一盏耀眼的信号灯把我吸引来的。”Elena知道Da摸n是真的很生气。Not just annoyed or discom摸ded but in a white heat of rage and hostility。(同义词太多,翻译无能啊!)

  但是在她困惑无理的时候,他对她表现得那么得体。他为她找了避难所,保护他。而且他也没有趁她最脆弱无依的时候吻她。他很…体贴。

  “顺便说一句,下面发生了一点事哦。”Da摸n说。

  “我知道,又是Bonnie。”Elena说,放开Stefan退回原来的位置。

  “我说的不是那个。这次是在外面。”

  Elena忐忑不安地跟着他下到楼梯的第一个转角,从一个可以俯瞰停车场的窗子向下望去,她感到Stefan就站在她身后。

  一群人已经出了教堂,但他们聚在停车场边上止步不前。在停车场里面对他们的,是数量相当的一大群狗。

  看起来就像两支军队面对面。诡异的是两边队伍都完全静止不动。人群像是被不安魇住了,而狗群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Elena一开始只看出这些狗们种类各异,既有小的尖脸威尔士柯基犬、黑褐色皮像丝绸一般的埂和长着长长金的拉【防】萨狗;也有中型的史宾格犬、爱尔得儿犬和一只美丽的雪白萨摩耶。还有大狗:宽短尾的洛特维勒牧犬、着气的灰色猎狼犬和一只纯黑色、巨大的髯狗。然后Elena认出了他们各自的身份。

  “那是Mr。 Grunbaum的拳师狗和Sullivans的德国牧羊犬。但是它们怎么了?”

  起初还只是不安的人们现在看上去开始害怕了。他们肩并肩站着,谁也不想突出前线走近那些动物。

  而狗群依然纹丝不动,只是或坐或站,有些懒洋洋地伸出舌头。但是,Elena想,奇怪的是它们怎么那么静。每个微小的动作,就连轻轻摆摆尾巴或者耳朵,都显得夸张。并且没有一只狗在摇尾巴,没有一丝友好的迹象。只是…等着。

  Robert站在人群后部。Elena看见他,有些惊讶,但她一时不明白为什么。然后她意识到她并没有在教堂里看到他。她看着,他渐渐远离人群,消失在Elena站着的突出下面。

  “Chelsea!Chelsea…”

  终于,有个人走出了前线。Elena认出他是Sue Carson结了婚的哥哥Douglas Carson。他踏上了人狗之间的空地,一只手稍稍朝前伸去。

  一只有着棕色绸缎般长耳朵的史宾格犬转过头。它白色的尾巴轻轻疑问般地轻轻颤抖,棕白相间的脸抬了起来。但它没有回应年轻人的呼唤。

  Doug又朝前迈了一步。“Chelsea…好孩子。过来,Chelsea。来!”他打了个响指。

  “你能从那群狗那儿感觉到什么么?”Da摸n喃喃说道。

  Stefan摇了摇头,没有把视线从窗口移开。“什么也没有,”他简短地回答。

  “我也是。”Da摸n眯起眼睛,批判似地朝后仰头,但他微微出的牙齿让Elena想到了那只猎狼犬。“但是我们应该可以,你知道的。它们总该有些我们能捕捉到的情绪。然而我每一次探测它们的尝试都想是撞上了一堵白墙。”

  Elena希望她能知道他们俩在说什么。“什么叫‘探测’它们?”她说“它们是动物呀。”

  “外表是可以欺骗人的,”Da摸n讽刺的说。Elena想起了从开学第一天就跟着她的那只乌鸦,翅羽上彩虹般的光泽。如果她靠近了仔细看,就能在Da摸n丝绸般的头发上发现同样的彩虹光泽。“但无论如何,动物也有感情。如果你的能力足够强大,你可以审阅它们的大脑。”

  而我的能力不够强,Elena想。她为心头掠过的一阵嫉妒的刺痛感到不安。仅仅几分钟前她还紧紧贴着Stefan,发疯似地想摆她的一切能力,想变回去。然而现在,她希望自己更强一些。Da摸n总是对她有着奇怪的影响。

  “也许我检查不了Chelsea,但我认为Doug不能再往前走了。”她大声说道。

  Stefan一直定定地监视着窗外,眉毛皱在一起。此时他短促而迫切地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他说。

  “来,Chelsea,乖一点。过来。”Doug Carson已经几乎接近了第一排狗。

  每一双眼睛,人的和狗的,都定在他身上。甚至连搐那样细小的动作也停止了。如果不是从侧面看见一两只狗呼吸时上下起伏的口,Elena几乎要以为整个狗群是一个巨大的博物馆展览了。

  Doug停住脚步。Chelsea在柯基犬和萨摩耶后面看着他。Doug用舌头发出咯咯的声音。他伸出手,犹豫着,然后再往前伸了伸。

  “不,”Elena说。她盯着洛特维勒牧犬光滑的侧腹,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一起一伏。“Stefan,用精神力影响他,让他离开这儿。”

  “好。”她看见他的眼神随着注意力集中失去了焦点;然后,他摇头,像刚刚尝试举起一个太重的东西一样吁气。“没办法;我已经耗尽了。在这儿我做不到。”

  楼下,Chelsea咧开嘴出了牙齿。金红色的埃尔德尔犬如同被琴弦拉起一样华丽畅地站了起来。洛特维勒牧犬的尾巴翘了起来。(这句很不负责地猜的…原句是The hindquarters of the rottweiler bunched。想不明hindquarters到底是后面四分之一都是这种牧犬呢,还是这只牧犬身体的后半部分呢?)

  然后他们一起跳起来向前冲去。Elena看不到哪只狗最先动起来,它们看起来像一股巨大的波一般一起行动者。半打狠狠地撞倒了Doug Carson,把他淹没在它们冗杂的身躯下面。

  空气里充斥着地狱般的声响。一种金属般的尖吠让教堂的椽子以一种使Elena头痛的频率振动起来,(狗群)从喉咙深处发出的持续的怒吼与其说她是听到,不如说是感觉到的。犬只撕扯着衣物,咆哮着,冲击着,而人们只能尖叫着四处逃散。

  Elena眼角捕捉到Alaric Saltzman站在停车场边上,唯一一个没有在跑的身影。他站得直直的,她能看到他的嘴和手都在动。

  一片人间地狱的景象。有人打开了一条水管对准稠密的狗群,但一点儿用也没有。狗们似乎都发了疯。当Chelsea棕白相间的口鼻从她的主人身上抬起来的时候,它染着点点红色。

  Elena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让她几乎不能呼吸。“他们需要帮助!”她说,而Stefan已经离开窗口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下楼梯。Elena自己下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两件事:Da摸n没有跟在她身后;而她不能让她自己被看见。

  她不可以。那将造成的歇斯底里,各种问题,一旦得到解答将带来的恐惧和憎恨。内心深处某种比同情、怜悯、比需要帮助更深的感觉把她狠扭回头。她用背紧紧地贴住墙壁。

  在昏暗凉的教堂内部,她瞥见一片躁动不安的景象。人们前后撞,叫喊着。Dr。 Feinberg、Mr。 McCullough、Bethea牧师。圈子中心的定点是躺在长椅上的Bonnie和旁边弯下看她的Meredith、Aunt Judith和Mrs。 McCullough。“恶的东西!”她吼着。然后Aunt Judith抬起头,转向Elena的方向。

  Elena手忙脚地冲上楼梯,祈祷Aunt Judith没看见她。Da摸n还站在窗旁。

  “我不能下去。他们以为我死了!”

  “哦,你还记得。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如果Dr。 Feinberg检查我,他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难道不是吗?”她暴躁地诘问。

  “他会认为你是一例有趣的标本,好吧。”

  “那我不能去。但是你可以。你为什么不做点事呢?”

  Da摸n依然看着窗外扬起眉毛:“为什么要做?”

  “为什么?”Elena的慌乱和激动冲上了爆发点,差点儿扇了他一巴掌。“因为他们需要帮助!因为你能帮他们。你一点儿也不关心除了你自己的任何东西?”

  Da摸n隐藏在他最高深莫测的面具之下,那副当他在她家晚餐时礼貌询问的表情。然而她知道在那张面具之下他很生气,因为发现她跟Stefan在一起而生气。他故意怒她,野蛮地享受着她的怒气。

  而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反应,控制不了她沮丧而无力的怒气。她朝他伸出手,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拧开了。他的目光刺进她的眼睛。她惊恐不安地听到自己中吐出的声音——一种更接近猫科动物而非人类的嘶吼。她发现她的指尖长出了利爪。

  我在干什么?因为他不去保护那些被狗袭击的人而袭击他?那有什么意义?深呼吸,她放松手掌,。她退后一步,他松开了她。

  很长一刻里他们彼此盯着对方。

  “我下去了。”Elena安静地说,然后转身。

  “别。”

  “他们需要帮助。”

  “好吧,那,他妈的。”她从未听过Da摸n的声音如此低沉,或者说如此恼怒。“我去——”他戛然而止,Elena迅速回头看到他一拳砸在窗台上,震得玻璃嘎嘎作响。但他的注意力移向了窗外,当他再次冷淡开口时他的声音已经完美地回复了沉着:“援兵到了。”

  来的是消防队。他们的消防龙头比花园的水管有力多了,带着泡沫的强劲水赶开了猛冲的狗只们。Elena看见一位警长举起了,她咬住腮帮子内侧,看着他对着目标瞄准。随着一声轰鸣,庞大的鬣狗倒了下去。然后警长再次瞄准。

  在那之后一切都迅速结束了。已经有不少狗躲离了水幕,随着第二声响更多的狗离开群体跑向停车场边上。似乎是驱使它们的目的突然一下子放开了它们。Elena看到Stefan安然无恙地站在溃散的狗群中,心头一阵轻松。他正在把一个表情木然的金东西拉开Doug Carson身边。Chelsea畏畏缩缩地朝她的主人迈出一步,脑袋和尾巴都耷拉着。

  “结束了。”Da摸n说,听上去并不太感兴趣。然而Elena尖锐地看着他。好吧,那,他妈的,我去——什么?她想。他本想说什么?他没有心思告诉她,但她有心思追问。

  “Da摸n…”她一只手放上他的手臂。

  他僵住,然后转身:“恩?”一时间他们就站在那儿彼此看着对方,接着脚步声在楼梯上响起。Stefan回来了。

  “Stefan…你受伤了,”她说,眨着眼睛,忽然手足无措。

  “我没事。”他用一只扯烂的袖子擦去脸上的血迹。

  “Doug怎么样了?”Elena问,咽了一口口水。

  “我不知道。他确实受伤了,很多人都是。这是我见过最诡异的事了。”

  Elena离开Da摸n,沿着楼梯走上唱诗班席位。她觉得她必须得思考,却觉得头脑迟钝。Stefan见过的最诡异的事情…这就很说明问题了。Fell’s Church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

  她贴近最后一排座位后面的墙边,一只手扶在上面,滑下去坐在地板上。事态一下子变得既混乱无章又清楚得可怕。Fell’s Church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在Founders’ Day庆典上她还可以发誓她一点儿也不在乎Fell’s Church和这里的人。但现在她知道并非如此。俯瞰着纪念仪式的时候,她开始觉得她其实在意。

  然后,当外面的狗群开始袭击的时候,她确信了这一点。她从未有过地对这个镇子产生了一种责任感。

  早些时候她感到的孤独和寂寞,此刻已经被抛到脑后了。现在有比她个人的问题更重要的事。而她紧抓着那件事情不妨,因为她自己的问题是处理不了的。事实如此,是的,她真的,真的没有办法…

  她听到自己发出的泣声,抬起头看到Stefan和Da摸n都站在唱诗席里看着她。她轻轻摇了摇头,用一只手扶住脑袋,觉得自己好像刚刚从一个梦中醒来。

  “Elena…?”

  说话的是Stefan,但Elena转向了另一个人。

  “Da摸n,”她声音颤抖地说“如果我问你几个问题,你会如实回答我吗?我知道在Wickery Bridge上追赶我的不是你。我能感觉到它的样子,而那跟你不同。但我想问你:一个月前是你把Stefan扔在老Francher井里的吗?”

  “井?”Da摸n靠在对面的墙上,两手叉抱在前。他显示出一种礼貌的怀疑。

  “在万圣节之夜,Mr。 Tanner被杀的那天晚上,你第一次在树林里朝Stefan显现之后。他告诉我他在空地上离开你走回他的车子,而有人在他走到车子前袭击了他。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困在井里。如果不是Bonnie带我们找到他,他就会死在那儿了。我一直以为是你干的。他也一直认为是你干的。但真的是你吗?”

  Da摸n撇了撇嘴角,好像在说他不喜欢她的问题里命令的语气。他半闭着眼睛,嘲笑似地从她看到Stefan。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期,直到Elena紧张得把指甲嵌进手掌里去。然后Da摸n耸了一下肩,移开视线看向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

  “事实上,不是。”他说。

  Elena吐出了她憋着的那口气。

  “你不能相信!”Stefan爆发了“他说什么你都不能相信!”

  “我为什么要说谎?”Da摸n回应道,明显很高兴看到Stefan失去控制。“我毫不介意承认是我杀了Tanner。我把他得皱得像个梅干。而且我不介意对你也这么做,兄弟。但是井?那可不是我的风格。”

  “我相信你,”Elena说。她的思绪已经远远冲到了前面。她转向Stefan:“你感觉不到吗?Fell’s Church有别的东西,一些可能甚至不是人类——甚至不是血鬼的东西。那追赶我的,让我的车翻下桥的东西;让那些狗袭击人类的东西。在这儿的是一种可怕的力量,一种恶的…”她的声音低下去,看向楼下教堂里Bonnie昏倒的地方。“一种恶的东西…”她轻声重复道。她感到体内刮起了一阵寒风。她缩成一团,觉得孤独无助。

  “如果你要找恶,”Stefan尖刻地说“不用去太远的地方。”

  “你已经够愚蠢了,别变本加厉,”Da摸n说“我四天前就告诉你是别人杀了Elena,我还说过我要把那个人找出来跟他算账,我会的。”他松开抱着的手臂站直身体:“你们两个可以继续被我打断的私人谈话了。”

  “Da摸n,等等。”他说“杀了”的时候,Elena没能忍住一阵穿心而过的颤栗。我不可能被杀了,我还在这儿,她疯狂地想,感到痛苦又开始在她身体里聚集。但她现在把那痛苦搁置一旁,她有话跟Da摸n说。

  “不管那是什么东西,它很强大。”她说“它追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它似乎覆盖了整个天空。我认为我们之中不管谁去单独面对它都不可能获胜。”

  “所以?”

  “所以…”Elena还来不及理清自己的思路。她的行动是完全凭本能,凭直觉。而直觉告诉她她不能让Da摸n离开。“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呆在一起。我觉得我们一起对抗它会比分散开来更有优势。我们可能还有机会在它伤害——或者杀掉——其他人之前阻止它。”

  “老实说,亲爱的,我一点儿也不在乎其他人。”Da摸n魅惑地说。然后他脸上闪电般地掠过一个冰冷的微笑。“但是你在暗示这是你的选择吗?记得,我们同意等你恢复理智的时候你会做出选择的。”

  Elena瞪了他一眼。这当然不是她的选择,如果他指的是感情上的。她戴着Stefan送她的戒指,她和Stefan属于彼此。
上一章   吸血鬼日记3:愤怒   下一章 ( → )
吸血鬼日记2吸血鬼日记1血颂梅瑞克恶魔迈诺克吸血鬼维多利潘多拉血和黄金布莱克伍德庄吸血鬼阿曼德肉体窃贼
七秒小说网为您提供由L.J.史密斯最新创作的免费灵异小说《吸血鬼日记3:愤怒》第五章及吸血鬼日记3:愤怒最新章节第五章在线阅读,《吸血鬼日记3:愤怒(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七秒小说网(www.qimiaoxs.com)